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承诺考研没录取全额退费,男子交6万仅退1万,教育公司称上家拿钱跑路,会筹钱分期还款,已垫资退500万

2023-05-23 10:41:00 750

摘要:签协议交了6万元中介服务费,承诺考研不成功全额退款,浙江宁波学员叶先生提升学历计划搁浅,追讨十多天仅拿回1万元。“合同都有明确条款,考研没有录取,全额退款。”日前,叶先生向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吐槽,如果维权无果,他将起诉陕西这家教育科技有限公...

签协议交了6万元中介服务费,承诺考研不成功全额退款,浙江宁波学员叶先生提升学历计划搁浅,追讨十多天仅拿回1万元。

“合同都有明确条款,考研没有录取,全额退款。”日前,叶先生向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吐槽,如果维权无果,他将起诉陕西这家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签约申硕辅导服务

首付6万元拿到毕业证书再掏3万

“之前报考研究生个人信息透露出去,每年底都会有人给我打电话,问我要不要报考,还说他们有渠道可以调剂录取。因为我姐姐就在西安,也实地去看过,公司办公地方也有,公司注册资金1088万。”

叶先生想报考上海交大,看到陕西学则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推介宣传,很快签约交钱。

“今年2月15号,我和他们公司签订了协议,我就把6万元打到公司账上。”

叶先生提供了2月16日银行汇款凭证,称这份服务协议是由该公司为他提供非全日制研究生申硕辅导服务,双方约定:如果公司未按协议规定时间协助他自报考院校顺利毕业,公司需在7个工作日内退还全部服务费用。

叶先生介绍,公司收取的是中介服务费,“我把这个钱交给他们,他们帮忙联系院校报名,说可以帮忙调剂专业。”

叶先生说:“合同里约定中介费是9万元,他们提供录取、注册等相关服务,首付6万,等论文答辩、毕业证书拿到,再付尾款3万,如果在9月30号之前没有录取,首付款6万元全额退款。”

>>>查不到学籍没录取

之前说好的全额退款只退了1万元

叶先生说:“按照合同约定,到9月30号之前我在学信网上查不到学籍,我就没有被录取,他们应该全额退款。9月30号我打电话,他们说过节休息7天,10月8号、9号我再催,到10月10号晚上,给我退了1万元,说剩余5万元在2到3个工作日之内给我,但10月14号我又打电话,他们说福建泉州一对也报考研究生的夫妇报警,被刑事立案了,说他们合同诈骗,公司账户被冻结了,说钱提不出来。”

叶先生坦陈自己暂时没有报警的原委,“他们公司自始至终没说不退我钱,只是说肯定会退的,按合同办事,我有微信聊天记录的截屏。”

叶先生与该公司教务负责人的微信沟通记录证实了他的上述说法。

叶先生表示:“公司还发函说正在跟泉州警方沟通,公司也准备诉讼,让学员耐心等待。我姐姐今天上午(10月19日)自己开车去找到他们公司,公司也有人办公,他们没有跑路,人也在,如果真的跑路,是要刑事立案的,他们电话也能打通。公司没说不退钱,也没说什么时间给退这5万元。”

叶先生透露:“公司也发了说明,说他们公司也是受害者,他们等于把我们的钱给了上家,上家跑路了,他们上家是在深圳注册的一家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叶先生的沟通记录显示,教务主任表示已通过法律诉讼和报警等各种手段督促渠道方尽快退款,款项得一笔一笔退,“其余部分希望耐心等候,给我们3个工作日,公司最近各层领导在开会研究方案,就这几天一边调拨资金,一边会给你后续完整方案。”

>>>担心找借口不退钱

“有多人上当 估计涉及金额上百万”

“我在浙江宁波,因为疫情也过不去,这个事情会不会是他们自导自演的?我很着急。”

没报警并不代表放心,今年40岁的叶先生承认内心非常焦急,又到考研报名时,他担心公司是打着幌子,找借口不退钱。

叶先生告诉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我在网上百度搜索,他们的说辞都一样,有多人上当,我估计涉及金额上百万,我发现他们信息量很大,我觉得里面料很大。我问5万元什么时候退,他们说正通过西安雁塔警方跟泉州警方沟通,如果能解除刑事立案就可以退款,还说如果真的诈骗,连1万元都不会退的,他们说的似乎也没毛病。”

>>>上海交大研究生院

“都没听说过,以前从来也没合作”

“我报考的是上海交大,但我们联系过了,上海交大说和他们公司没有合作过。其他学员也求证过,上海交大和他们公司没有业务往来。”

叶先生不能消除内心疑虑:“他们说通过内部渠道,有熟人,把多出来的招生名额让出来,我知道‘211’和‘985’大学有单招单考录取的名额。他们承诺有渠道有关系,可以把单招单考的名额让给我们。”

10月20日,记者致电上海交大研究生院求证,“我们怎么会和公司联系?” 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记者提到的公司。记者随即拨打上海交大材料工程学院负责招研的办公电话,工作人员答复称:“都没听说过,以前从来也没(合作)。”

>>>公司售后人员回应

“人家拿钱跑了,给我们甩一屁股烂事”

10月20日,记者拨打陕西学则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之前和叶先生联系的教务负责人的手机,但其电话已暂停服务。

记者联系该公司,售后工作人员表示:“账户被冻结,公司负责人这两天也在筹钱,公司会按照分期协议还款。”

具体到叶先生,这位售后人员答复称:“对于剩余的2.6万元会在12月31号还,其余2.4万会在明年2月28号前退。”

据这位售后人员透露,公司现在也和深圳这家公司的负责人联系不上,“他们把我们坑了,我们现在也报了警,唐延路派出所的民警会出警找这个人。同时,我们公司也请了律师向雁塔法院提起诉讼,报警和起诉是同一时间进行的。”

据售后人员介绍,“深圳这家公司当时委托我们公司给他们做的招生,我们只是出力,人家把钱拿上跑了,给我们甩了一屁股烂事。我们合作的渠道不止他们一家,但是做这个项目是他们给我们推的项目,我们给学员说的都是他们公司给我们承诺的,说白了我们就相当于中介。”

这名售后人员承诺,叶先生的钱肯定能退,“我们老板说了,如果警方出警,能早点把对方这个人找到,公司会第一时间退款。如果人找到没钱或者没找到,我们公司会承担,我们不能说学员那么相信我们,跟我们签合同,把钱也交给我们了,就不管。”

>>>公司发布情况说明

账户被冻结 正筹钱协商退款计划

该公司10月13日出具的“售后情况公示说明”称,公司在业务开展中,按照渠道方(深圳某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合同授权和要求收取学员费用后,将学员合作资料以及成本费用转至渠道方,渠道方委托公司进行招生工作,渠道方进行售后教务工作。合同中规定渠道方向公司以及学员提供授权使用单位名称、办学手续、真实有效的资质、办学许可证、教学计划、学员报考资料制作,教学培训辅导、考试报名、证书发放等全程托管教务工作,并且承诺,如果报考项目未能成功,会在3天内全额退还所有费用。

目前公司与学员签订的合同陆续到期,但渠道方仍未履行双方的合同,兑现当初的承诺,线上报名,线上线下辅导,以及专家推免等所有教务工作,渠道方虚构事实,且没有任何行为履行合同约定。已有部分学员合作到期需要退款,公司要求渠道方完成退款事宜,但渠道方一直借故拖延,也不和公司联系说明情况,构成隐瞒真相及合同诈骗事实。

公司现已在西安市雁塔区法院进行诉讼,向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报警立案,侦查渠道方退还款项并承担公司相应损失。截至目前,公司已垫资向学员退款500余万,并郑重承诺后续会保持正面处理和诚信态度,尽最大能力筹措资金为学员退款。

公司本次合作失败,向学员表示真切的抱歉。因公司对渠道方的合作判断失误,从而被其合同诈骗,导致公司和学员皆蒙受损失,学员浪费了学习时间,公司遭受了员工、场地、运营和渠道成本,数百万的重大亏损。公司和学员统一立场,共同努力向渠道方追回款项,希望学员耐心等待,给公司一些时间,便于安排筹措资金,后续退款计划会及时通知学员。

该公司提出解决方案,因近期账户被警方暂时冻结,等待调查结果明确后,会依次向学员轮流退款,直至全部结清。短期内,如果警方缉拿未果,只能公司来垫付成本,向学员全额退款。

公司表示,需要起诉的学员,公司一定积极配合,提供所有相关材料,绝不逃避。若能耐心等候的学员,公司定会拿出诚意,双方协商退款计划。

>>>学员维权心切

求助媒体记者 已经准备民事诉讼

如今已过去十多天,叶先生急于想要回这5万元,“我10月18日给他们打电话,他们说警方一直还没有解除刑事诈骗立案,还在调查,账户被冻结,钱反正是提不出来。我说他们是法人独资公司,有注册资金,但现在是把公司法人和公司账户全部冻结了,给我发了一大串立案号的数字。”

叶先生维权心切,现在公司账户被冻结,钱退不出来,如果刑事立案了,5万元有可能就更难退了。

“他们也没说不退我钱,只是时间问题,我现在已经走投无路,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求助于媒体记者。我现在已经准备民事诉讼,我的诉讼材料都写好了。”

叶先生提供的网上办理查询记录显示,案件已转西安警方处理。“这个事情我已经向国家信访局反映了,现在案件已经移交到西安市高新区公安分局了,已经在立案调查了。”

>>>法律人士观点

考研是“考成绩,不是靠关系”

学员可起诉培训机构要求退款

“这是一个教育服务合同纠纷案件。”知名律师谭敏涛接受采访指出,类似这种“过不了退费”所签合同本身并无问题。

谭敏涛指出:“双方签订的协议包含了特定的权利义务关系,‘不通过,全额退款’的约定不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应属有效。双方应按照约定,在学员没有考上后,教育培训机构应当全额退款,而且,退款不应当迟延,如果拖着不给,学员可以起诉培训机构要求退款,并要求支付资金占用利息。”

对于学员向“学则通”维权,谭敏涛认为并无不妥:“学员是把中介服务费交给了‘学则通’,也和‘学则通’签订了协议,那么,即应当由‘学则通’负责退款。至于‘学则通’是否受第三方机构委托,这和学员没有关系,学员应当向‘学则通’要求全额退款。”

谭敏涛表示:“如果‘学则通’在不构成诈骗罪的情况下,学员要想要回服务费,还只能选择起诉‘学则通’,否则,‘学则通’虽然答应退款,但迟迟不履行退款义务,学员也只能催促,无法切实保障学员的利益。”

“一些培训机构的保过班,更多时候噱头大于实际意义。”谭敏涛对考研者提出忠告,考研是考成绩,不是靠关系,也不是花钱就能上。

“一些考生本身期望值太高,而一些培训机构正是抓住了学员‘花钱就能上’的心态。学员想的是考不上全额退款,但培训机构想的是学员考不上,迟延退费,本身总有学员能考上。”

本身,教育培训机构只能助力学员考上理想的大学研究生,但无法决定学员一定就能考上。这也提醒学员,如果选择考研辅导机构,一定要选择综合实力强、品质优良的机构,在和培训机构签订书面教育培训合同时,尤其是签字前认真阅读合同文本,做到心中有数。

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 李华 编辑 杨德合

(如有爆料,请拨打华商报新闻热线 029-88880000)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